谁是女足当世第一前锋?

尽管贝丝·米德刚刚以6场6球4助攻的表现帮助英格兰队捧得欧洲杯,本人也将赛事MVP和金靴两项大奖揽入怀中,但更擅长助攻而非进球的她目前还算不上世界女足最强前锋,最有资格竞争女足当世第一前锋称号的,是以下五名球员。

萨姆·科尔是位天生的球场杀手,明明身高还不到1.7米,却屡屡利用头球破门,而她最擅长的则是单枪匹马向对方球门发起攻击,比赛中,时常可以看到科尔通过内切摆脱几名防守球员,然后起脚得分。

凭借超强的射门欲望和无与伦比的个人能力,科尔成为不折不扣的“金靴收割机”,她两度捧起澳洲联赛金靴,三次荣膺美国联赛最佳射手,是澳洲联赛和美国联赛的历史最佳射手。

2020年转投切尔西女足后,科尔近两个赛季均率队夺得联赛冠军,自己也连续两次获得英超金靴。上赛季,她更是在英超官方、职业球员工会、足球记者协会的三项评选中,全部当选联赛MVP。

关于萨姆·科尔在世界女足的地位,从另一个角度也可以看出——上个月,EA公布最新足球游戏《FIFA23》的两位封面球星,其中一人是姆巴佩,另一人正是萨姆·科尔,而这也是EA首次在FIFA系列的国际版封面采用女足球员。

此外,科尔在前不久ESPN评选的现役女足球员排名中,仅次于去年世界足球小姐、巴萨超级中场阿莱克西亚·普特拉斯,科尔也是排名最高的女足前锋球员。

在2021年FIFA最佳女足运动员评选中,中国队主帅水庆霞和队长王珊珊,都将头名选票投给荷兰球星薇薇安·米德玛。

水指导和王珊珊的选择不难理解,在2021年奥运会上,米德玛的表现极为夸张,得分手段多样的她在4场比赛中打进10球,不但打破了加拿大名将辛克莱尔保持的奥运女足单届个人进球纪录,还成为奥运女足单届进球上双第一人。而在荷兰队同中国女足的比赛里,米德玛替补出场后梅开二度,帮助球队8-2狂胜。

迄今为止,触球细腻、门前嗅觉突出的米德玛已经代表荷兰女足出战112场,共打进93球,是队史第一射手,并且帮助荷兰队夺得2017欧洲杯冠军和2019世界杯亚军。

米德玛在俱乐部的表现同样出色,过去五个赛季,她在阿森纳女足攻城拔寨,不但两夺英超金靴,还成为女足英超历史射手王,以及首位在女足英超直接参与100粒进球的球员。

哈德并非纯粹射手,而是团队型球员、前场核心以及球队领袖,凭借全面技术和无私踢法,她总能为球队带来胜利和冠军。

在为欧洲顶级女足豪门沃尔夫斯堡效力期间,哈德以队长身份帮助球队实现德甲和德国杯三连冠,自己则两次捧起联赛金靴,并且当选2017-18、2019-20赛季欧足联女足最佳球员。

2020年,哈德以打破女足世界转会费纪录的身价,高调加盟切尔西,接下来两个赛季,她继续扮演球场赢家的角色,两度帮助球队拿到女足英超冠军。

在国家队层面,哈德也有亮眼演出,2017年,她率丹麦女足过关斩将,一路杀进欧洲杯决赛,可惜最终不敌荷兰,获得亚军。

过去五个赛季,卡托托在女足法甲赛场尽显超级射手本色,通过飘忽跑位和冷酷的致命一击,她拿到了三个金靴和两个银靴。其中,2018—19赛季是她进球最多的一季,当时,得益于好搭档王霜在身后输送炮弹,卡托托踢得如鱼得水,一共在联赛中打进22球。此前有诸多媒体将她视作女足姆巴佩,但看过她比赛的朋友都会认为,卡托托更像是一名中锋射手,和莱万有异曲同工之妙。

在不久前进行的女足欧洲杯中,排名世界第三的法国队原本被寄予厚望,然而,在首战大胜意大利的比赛中,打进一球的卡托托不慎负伤,以至于缺席余下所有比赛。

作为球队头号得分手,卡托托在法国女足的作用无人可以代替,因为她的缺阵,法国队锋线实力大幅度下滑,最终未能杀入决赛。

因为严重伤病,世界女足顶尖射手、2018年首届女足金球奖得主埃达·海格伯格阔别赛场将近两年,不过,在上赛季女足欧冠决赛中,重返绿茵场的海格伯格再次展现出自己在这项赛事的统治力——她先是利用招牌式的移动和头球抢点,打进本队的第二球,此后又助攻队友得分,最终帮助里昂以3-1击败巴萨,第八次捧起女足欧冠奖杯。

在代表欧洲女足俱乐部最高水平的欧冠赛场,海格伯格是名副其实的王者。迄今为止,她已在四次女足欧冠决赛中进球,2019年决赛,她甚至上演了帽子戏法。

另外,海格伯格在2017—18赛季女足欧冠打进15粒进球,是单赛季女足欧冠进球最多纪录保持者,她还是女足欧冠的历史射手王,目前共打进59球。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