副教授博导与大专学历教授

近日媒体的两则报道让人关注:一则是国内某著名大学聘用11位只有副教授职称的教师为博士生导师;一则是国内只有大专学历的某知名学者被厦门大学破格聘用为教授。

副教授当博导、大专学历聘为教授之所以成为众人关注的新闻(有网友听闻大专学历教授一事竟激动得哭了),乃在于国内高校一定程度上“唯职称论

曾几何时,国内大学在人才的选拔和聘用上,几乎无一例外的强调被选用者的学历、职称。尤其是较为有名的高校,要想从事科研或教学,非博士学历不足以“胜任”之。从而,大专学历不能参评教授、副教授不能担任博士生导师,也就成了众多高校心照不宣的不成文“规定”。这种规定,一方面使得那些想成为教授、博导的人为了职称或学历殚精竭虑、绞尽脑汁,耽误了其正常的教学和科研活动;另一方面,这种规定使得某些有真才实学,却苦于没有职称或学历的“有识之士”被排除在高校或博导之外,不利于人才的选拔和任用。

“唯职称论”、“唯学历论”是没有科学依据的,也是不合理的,因为职称、学历与能力、学识毕竟不是一回事。不可否认,高职称、高学历的人中有许多有能力、有学识的人;但不能由此认定有能力有学识的人就非得拥有高职称、高学历。某些无文凭、无学历、无职称的人通过各种途径刻苦修炼,同样可以获得相当的学识和能力。当年胡适受聘于北大时,其论文考试没有通过,但这丝毫不影响他后来成为鼎鼎有名的北大校长;钱穆先生只有小学学历,却照样在北大的讲台上慷慨激昂并成为闻名于世的大家;吴晗入学考试数学仅为零分,但清华慧眼识才将其录取,事实证明,不合格的数学成绩与吴晗成为大历史学家并无必然的联系。

副教授博导、大专学历教授事件,重拾起了当年大学用人的光荣传统。这种“不拘一格降人才”的巨大勇气和宽广眼界,在“唯职称论”、“唯学历论”的现实下,无疑因敢于打破常规而具有重大的示范意义。但是,正如有人所说,大专学历教授还“不过是一宗个案”。事实上,在国内高校用人风气整体上没有根本转变的情况下,如前所论,这种聘用副教授博导和大专学历教授的行为是需要巨大勇气和宽广眼界的,甚至会冒一定的风险。也正因为如此,这种聘用行为只能建立在聘用者的个人勇气和独到眼界的基础上,不能成为选拔人才的常规。所以,要真正做到“唯才是举”,就需要改变现行的高校用人制度,从根本上保证出身“草莽”的真正的人才也能得到重用。(肖国忠)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