苹果前工程师承认窃取汽车商业机密 或被判10年监禁、罚款25万美元

8月23日消息,美国当地时间周一,苹果前员工张晓浪(Xiaolang Zhang)在圣何塞联邦法院认罪。张晓浪被控窃取电脑文件,其中包含苹果秘密汽车部门的商业机密。

法庭文件显示,张晓浪与美国政府达成的认罪协议已经封存。在承认一项窃取商业机密的重罪指控后,张晓浪将面临长达10年的监禁及25万美元的罚款。宣判定于11月进行。

张晓浪被指控下载了关于苹果汽车项目的内部文件。具体地说,这份长25页的文件中,包括一款自动驾驶汽车的电路板工程原理图。张晓浪还被指控窃走了描述苹果汽车原型的参考手册和PDF文档。

2018年7月,张晓浪在圣何塞机场被联邦特工逮捕。根据美国联邦调查局和美国检察官办公室的指控文件,张晓浪自2015年以来始终在苹果公司工作,最后在苹果自动驾驶汽车团队担任硬件工程师。

上述指控让人们得以窥见苹果公司隐秘的一面,即使在多年后,该公司仍未正式承认其在开发自动驾驶电动汽车。

在2018年的指控文件中,一名联邦调查局特工表示,苹果约有5000名“外围员工”,这意味着他们知道该项目存在。另外,还有2700名能够访问汽车项目材料和数据库的“核心员工”。

根据起诉书,苹果使用内部软件来跟踪哪些员工在哪些项目中泄露了身份,并被要求参加线下的保密培训。张晓浪在自动驾驶汽车项目的Compute团队工作,该团队负责设计和测试传感器的电路板。

电路设计的原理图被认为是电子行业最有价值的商业秘密之一。在张晓浪2018年休陪产假后,苹果首次怀疑他窃取商业机密。他后来告诉苹果,计划跳槽到电动汽车公司小鹏,其进入苹果网络的通道立即被切断。

起诉书中称,苹果的调查发现,张晓浪从公司数据库下载了文件和信息,该公司摄像头甚至捕捉到了张晓浪进入实验室并移除硬件的画面,这些硬件后来被确认为电路板和Linux服务器。

另一名前苹果员工陈纪中也面临着与2019年初涉嫌窃取苹果电动汽车部门商业机密有关的指控。不过,陈纪中没有认罪,并由与张晓浪相同的律师代理诉讼。审判日期尚未确定。

仅有3.7%的苹果公司员工可以接触到“泰坦计划”机密信息,张晓朗即是其中一员。大约有5000名苹果员工可以获取苹果无人驾驶项目的数据,而张晓朗所获取的数据库仅有2700名“核心员工”有访问权限。

美国当地时间7月10日,苹果前华裔员工张晓浪(Xiaolang Zhang)因涉嫌盗取商业机密被美国联邦调查局(FBI)直接从机场带走的消息刷屏了美国各大媒体。

LinkedIn显示,张晓浪在2004年-2008年就读于国内的东南大学信息科学与工程学院,2009年-2011年就读于不列颠哥伦比亚大学(University of British Columbia),毕业后曾在美国迈威尔半导体公司Marvell Semiconductor工作四年。其专长包括架构芯片和系统解决方案。

美国加州北区法院诉讼文件显示,2015年12月,张晓浪加入苹果公司,参与苹果无人驾驶研发项目Project Titan(泰坦计划),张晓浪负责设计和测试电路板用以分析传感器数据。今年4月提出离职。

张晓浪被指控离职苹果前从数据库下载了大量信息并通过AirDrop网络同步至其妻子电脑中,数据总量达40GB,其中60%属于机密级别,这些信息包括工程图纸、技术手册以及技术报告。

诉讼文件提到,苹果技术安全团队查看了他在公司设备上的历史记录,发现他的下载量大幅增加,包括电源标准、电池系统以及动力悬挂系统等相关信息。仅在4月28日这一天,张晓浪就生成了581行用户活动记录;在此前一个月,他生成了610行记录。

苹果公司园区的安全摄像头发现,在陪休产假期间,张晓浪还于4月28日周六晚上来到苹果园区,当晚他从一个自动驾驶汽车硬件实验室拿走了电路板和一台电脑服务器,他的同事还向他展示了一个“专有芯片”。起诉书并没有说明该芯片是否与自动驾驶技术相关。

6月27日,张晓浪接受FBI问询,官方表示他已承认从苹果公司窃取文件,并从实验室拿走了一些东西。7月7日,张晓浪试图前往中国时在圣何塞机场被捕。

AI财经社从诉讼文件发现,仅有3.7%的苹果公司员工可以接触到“泰坦计划”机密信息,张晓浪即是其中一员。大约有5000名苹果员工可以获取苹果无人驾驶项目的数据,而张晓浪所获取的数据库仅有2700名“核心员工”有访问权限。

虽然苹果公司很早就启动了无人驾驶研发,CEO蒂姆·库克(Tim Cook)曾将自动驾驶汽车称为“所有人工智能项目之母”,但苹果公司却很少公开其在自动驾驶汽车领域的计划。直到2016年12月,苹果公司向美国国家公路交通安全管理局(NHTSA)提交了一封公开信,信件内容证实苹果正在大力开展自动驾驶的研究工作。

不过苹果自动驾驶发展进程日趋加速。去年4月,苹果公司向加州监管机构提交了一份自动驾驶汽车测试计划报告并获得许可。

去年12月初,苹果公司人工智能研究总监Ruslan Salakhutdinov在加州长滩的神经信息处理系统大会(NIPS)上进一步披露了苹果自动驾驶汽车项目进展,演示了苹果用于识别汽车、行人以及可行驶路段的系统,即便在外面下雨或者行人和其它障碍物不在直接视线范围内时该系统的运作方式。

到今年6月,苹果自动驾驶测试车队的数量已经由最初的3辆增加到62辆和87名司机,而Waymo在加州公路上只有51辆自动驾驶车辆。

此次法院诉讼文件也显示,目前共有5000名员工在为苹果的自动驾驶汽车项目工作。

苹果就此事对媒体回应称:“苹果非常注重保密和保护知识产权。我们正就此事与当局合作,并会尽一切可能确保该名人士及其他相关人士对其行为负责。”

AI财经社在Twitter上搜到疑似张晓浪的个人页面,个人信息描述与张晓浪符合。目前该页面处于被保护状态,已无法查看其此前发布的任何动态信息。

他面临的刑事指控最高可被判刑10年并罚款25万美元。这对于目前人才极其短缺的自动驾驶领域而言无疑是非常可惜。

长期居于美国的业内人士告诉AI财经社,川普政府怀疑华裔技术盗窃甚浓,连大学也有波及,此类案件还会出现。

起诉书显示,苹果方面在5月1日之前即发现了张晓浪的窃密举动,并向员工群发送了一份很长的提醒备忘录邮件,警告不得向媒体泄密。5月2日,张接受了苹果技术安全团队的面谈,并承认要加盟小鹏汽车。

AI财经社从小鹏汽车了解到张晓浪已经在5月初入职小鹏汽车位于硅谷的分公司。小鹏汽车称该员工仅是普通员工,级别并不高。

成立于2014年的小鹏汽车是国内最早一批新兴造车势力,今年1月完成22亿元B轮融资,累计融资已超过50亿元。就在上周,The Information报道称小鹏汽车正在筹划6到7亿美元新一轮融资,或由阿里巴巴领投,这将使得小鹏汽车估值提升至40亿美元。

目前,小鹏汽车在自动驾驶、智能网联等领域拥有超过600人的全球研发团队。按照规划,小鹏汽车希望在2022年实现L4自动驾驶,预计2018年年底、2019年年初,小鹏量产车辆就会搭载L3自动驾驶系统。

张晓浪窃取苹果商业机密已经是不争的事实,现在的问题是,张晓浪是否以手中的商业机密信息作为跳槽的商讨筹码?小鹏汽车对此是否知情?

小鹏汽车发布声明,称张晓浪在5月初入职当天签署了知识产权合规文件,没有记录显示他向小鹏汽车上报任何敏感和违规的情况。“我们于6月27日获悉美国当地相关部门对张晓浪的调查,并按照规定封存了张晓浪的电脑和办公用品。”

小鹏汽车董事长何小鹏在朋友圈无奈表示:“哎,我们也实在不知道什么信息,这是一个针对个人的调查,谢谢大家关注和理解。”

我们关注到7月11日外媒报道苹果前雇员张晓浪因窃取商业机密罪被美国联邦调查局逮捕并被起诉的新闻。

小鹏汽车高度重视知识产权的保护,并始终将合规作为全体员工的基本准则。张晓浪在5月初入职当天签署了知识产权合规文件,没有记录显示他向小鹏汽车上报任何敏感和违规的情况。我们于6月27日获悉美国当地相关部门对张晓浪的调查,并按照规定封存了张晓浪的电脑和办公用品。我们将继续积极配合关于此事的相关调查,并遵循当地相关部门的处理办法。

在此之前,小鹏汽车并不了解此事,也没有以任何形式参与此事。小鹏汽车会保持对事的关注和配合,并努力做相关配合工作。感谢大家的关注和理解。

AI财经社从行业专家处了解到,自动驾驶领域技术人才短缺,特别是初创自动驾驶公司与谷歌、苹果这些巨头相比还有较大差距,要想在短时间内得到提升“不是买就是偷”。这也是为什么自动驾驶领域因员工窃取商业机密而引起的诉讼并不在少数。

Waymo起诉Uber案是自动驾驶领域第一场法律大战。Waymo称一位名叫Anthony Levandowski的谷歌工程师在离职时带走了大约1.4万份谷歌,包括他帮助开发的激光雷达传感器设计图。Anthony Levandowski随后创办的自动驾驶卡车初创公司 Otto被 Uber 收购,Waymo遂起诉Uber在自动驾驶汽车的研发中使用了至少一项属于Waymo的商业机密技术。

该案件历时一年多最后以和解告终:Uber向Waymo提供0.34%的股份,并保证不在自家车辆中使用任何Waymo的软件或硬件。

国内最受关注的也被称为“中国自动驾驶第一案”的是百度起诉其前高管王劲及景驰科技。百度指控王劲一是没有遵守在劳动合同中明确约定的竞业限制义务、不招揽百度员工义务及保密义务;二是离职时既未向百度返还存有百度重要商业秘密的电脑、打印机等物品,亦未做任何离职交接,甚至离职后直接违反合同义务,侵害百度商业秘密。

该案件最后以王劲离开自己一手创办的景驰科技结束,景驰科技则加入百度Apollo平台。

有意思的是,在2017年3月底,神州优车也因类似的原因起诉了景驰科技,称其硅谷实验室原有4名负责自动驾驶技术研发工作的核心员工在职期间参与了景驰科技的创立,后集体辞职加盟景驰科技。

神州称“已掌握4人在职期间及辞职以后涉嫌侵犯公司知识产权和泄露商业秘密等证据”。目前景驰科技首席架构师李岩是卡耐基梅隆大学(CMU)机器人学院博士,原为神州租车无人驾驶最高负责人,曾于Facebook任基础架构负责人。

不难发现,在自动驾驶技术发展初期,人才和技术的竞争将日趋激烈。越来越多无人驾驶早期研发人员离开老东家自立门户创立自己的公司或加盟竞品,如何避免类似诉讼出现是企业和从业人员需要引起重视的。

《连线》杂志曾在一篇文章中写到,在Waymo起诉Uber案件的庭审中,一名Uber的律师向Waymo硬件工程师Sasha Zbrozek询问,谷歌是否会监控有人正在下载大量文件的活动?

“不,”该工程师回答,“当你从饮水机上接水的时候,没有人会监视你。”(来源:AI财经社)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