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念天堂一念地狱放下执念以爱和解

人生如海,起起伏伏,在生活里受难是常态,当认清了生活的本质,勇敢地面对生死,坚强地活下去,才是人生的至高境界。

《人生海海》一书中,“上校”的人物原型是作者麦加11岁那年,和同学一起到生产队劳动,远远地看到一位挑粪老人。

一位同学说:“别看他现在这样,他以前可是上过朝鲜战场的,打仗的时候……男人最重要的地方受了伤。”老人孤独悲戚的身影留在了作者的脑海,同时老人的身世像一个谜团,像一颗种子,种在了作者心里。

接下来,让我们通过《人生海海》感受人生况味。人性是世界上最复杂的东西之一,拨开人性的外衣,或许我们可以窥见更加真实的世界。

上校本名蒋正南,是全村最古怪的人,有两个别号:太监和上校。大家明里叫他上校,据说他当过国名党、住院治病无师自通成了外科神医、救过首长、上过朝鲜战场。

但是在背地里,大家叫他太监,因为他年轻力壮不肯娶妻生子,村民们恶意揣测着他的种种谜团却又离不开他高明的医术。他不干活,却过得很好,吃香喝辣,还养着一对猫,和宠自家孩子一样宠着它们。

父亲重情重义,不顾爷爷反对,珍惜和爱护这份从小到大的兄弟情,上校有难时一直护他左右。

老保长曾经因为女人的事情和上校是死对头,但是老保长却一直站在上校一边,处处帮衬他,当小将们群情激愤批斗上校时,挺身而出为他解围。

“我”始终作为一个旁观者,观察每一个人对上校的看法。从开始不懂事受爷爷影响,鄙视他、怕他、讲他坏话,后来听到上校救了小爷爷转而觉得上校像个英雄。

批斗会时对上校充满同情,再到了解真相后对上校的认同崇拜,最后像爱自己的父亲一样爱他。“我”一直用自己的判断去看待上校,不被周围的人左右。

或许从众是最安全的,这样的直接后果就是把怀疑者改造成信徒,把老实人变成罪犯,把懦夫变成豪杰。

正因为聚成了一个群体,而不是孤立的个人,他们敢于不顾一切地慷慨赴难,会怀着赢得荣誉的热情赴汤蹈火……这种所谓的英雄主义毫无疑问有着无意识的成分。他们会理所当然的认为时势造英雄,这些人会以冷酷无情的方式干大事,是时代选择了他们。而往往当这个时代远去的时候,他们内心留下的可能只有荒凉了。

当一些发生在身边的事不符合自己的判断时,不要盲目地跟随大众,睁开明亮的双眼,学会判断和自我克制,不要让自己变成面目全非的另一个人,做出一些追悔莫及的事。

小瞎子从小有爹没妈,亲妈是被骗婚而来,所以生下他就抛弃了他,他是喝羊奶长大的。 村民们鄙夷瞎子一家的行骗行为,于是小瞎子也连带着不受人待见。他自然而然地养成了自暴自弃的性格,通过一些恶行发泄内心的黑暗和憎恨。

在学校,因为偷东西被老师狠狠批评,第二天他就实施报复,把老师家的两只老母鸡赶进粪坑,淹死。看着老师的奶奶蹲在粪坑边哭,他却躲在墙角落哈哈地笑。

有一次,上校在屋顶上通烟囱。他以为上校一时半会儿下不来,就嚣张地在下面大喊“太监”侮辱上校,结果上校噌噌地从屋顶上下来,捉住他,给他灌了满嘴巴烟囱灰。这回小瞎子吓破了胆,尿了裤子。从此,颜面尽失的小瞎子与上校结了怨。

后来,当上了的小瞎子,回村之后就开始报复上校。审问上校的过程中,无意发现上校肚皮上的秘密。结果被上校割断了舌头、挑断了手筋。

上校逃亡在外,他就用脚写字,故意制造谣言说上校是犯,不仅损害了上校的名誉,也将祸水引到了“我”家。最终爷爷为保全面子出卖上校,造成上校被捕。在上校的宣判大会上,小瞎子再一次鼓动众人去扒上校的裤子,戳其痛处,致其发疯。

上校疯了之后,小瞎子一家自然没有好日子过,遭受所有村民唾弃。瞎子老爹胸口挂着牌子,在祠堂门口跪了三天三夜,用壮烈求死的方式让小瞎子靠着接济活下来。

没有母爱,没有温暖,家徒四壁;周围环境的冷漠,世界的歧视,小瞎子从未感受过这世间的善意。人未瞎,心已瞎,小瞎子如同活在一座孤岛,无法建立起对这个世界最基本的信任感和安全感。那颗扭曲的内心,早已种下仇恨的种子。

小瞎子对周遭世界满满的恨意,让他的内心自始自终都充满阴暗。从而为他苦痛的人生埋下伏笔。

正如二战的始作俑者希特勒年轻时饱受讥讽嘲笑,形成内心阴暗,扭曲的性格,一旦爬上权力的巅峰,便发动了残酷的战争以及对犹太人实施种族灭绝的政策。然而,战败后,他终落得一个饮弹自尽的下场。

把虚妄的快乐建立在别人的痛苦之上,最终只能收获恶意。纵然来到世间之初,未能感知这世间的美好。但是,人活一辈子,懂得收敛,懂得走正路,懂得适可而止,真的无比重要。

上校对林阿姨的互不信任是远离战场之后,也是上校最后悲剧的开端。上校是爱着林阿姨的,从一个可爱的昵称“小上海”,从一次次危难中将心爱的猫咪相托,从克制的一吻中看得出,他隐忍,深沉的爱。

假如上校接受了林阿姨浓浓的爱意;假如上校只对自己的爱人袒露秘密——他曾做为特工,为获取情报被日本女人霸占,最后在肚皮上刺字;他们就会把这个秘密永远守在两个人中间,一座房子里。

然而在一个那样的年代,一片小小的树叶都能掀起飓风骇浪,出于害怕,出于保护,他终究不敢,也不能付出爱,把坦诚相待拒之门外。

其实审讯当晚,小瞎子并没有看清上校肚皮上面的字,他也只是碰巧认识那个繁体的岛字。上校不信任小瞎子,对他痛下毒手。他的目的就是要保守这个难以启齿的秘密。

爷爷和全村人怀疑父亲和上校有断袖之癖,不相信一个风光的上校会和一个一事无成的父亲有如此深厚的感情。爷爷不信任父亲,宁可相信谣言,相信自己的心魔,走上背叛家庭之路,去告发上校,从此一家三代男人再也站不起来了。

“我”也不能例外。就在我放下芥蒂,接济小瞎子之后,小瞎子用他残废的双手隔着电脑屏幕,诬陷父亲曾经猥亵过他,变卖上校东西的钱都花在了他的身上。这居然让我异常愤怒。然而,在上校去世之后,从林阿姨手中接过上校的纯金手术包时,“我”才深吸一口气,放下心中的疑虑。

一次次告密摧毁了上校原本苦心经营的生活,他从未妥协地认真过每一天。但是谣言,中伤从未放过他,直到他被逼疯。

信任,是爱情永恒的话题。在爱情中,我们都渴望对方的信任,也希望自己的另一半是值得信任的人。如果对自己爱的人,爱自己的人都没有充分的信任,怎么去信任周围的陌生人。上校一次次的不信任将自己推向人生的悬崖。

信任往往就是这么脆弱,如同人心中裂开的一道缝,总会让那些心怀叵测之人钻了空子,乱人心性,互相猜忌,导致了无可挽回的遗憾。

历史没有如果,但在我们心中,仍然要相信一些人,一些事,值得托付,值得守护。

爷爷的绰号是老巫头,自认是智慧化身,可以保全自己,能够守护家人。爷爷自始自终怀疑老实巴交的儿子和上校关系暧昧,讨厌上校,不准他来自己家。背后骂他,希望上校的猫早点死掉。

上校失踪后,小瞎子到处造谣上校是犯,爷爷心病复发,卧病在床。老保头为救他一命,将上校的秘密和盘托出。

谁知,爷爷居然鬼迷心窍地想办法,为儿子洗白。他让公安出证明,告知乡邻上校肚皮上面的刺字。这种自私的愚昧却让家族遭遇灭顶之灾,一家三代男人从此只能跪着生活。

爷爷一心追求的面子就像一面照妖镜,拯救了自己的心魔,却最终反噬了全家,害人又害己。老保长作为一个局外人,把他自私的心思看得清清楚楚。老保长怒骂他,别人都如同丧家犬一样卑微地活着,只有他配得上“活”。最终爷爷羞愧难当在猪圈自尽。

知识有限,对外界一知半解,这让故步自封的人们很难拥有正确的是非观。因此,有时吃尽一生的苦头,一些人依然不能参悟生活和人性的本质。

撕下“面子”的外衣,不要再做那么无知,还那么骄傲的人。面子的罪恶在于,伤的不只是感情,还有性命。不要固执的为了维护面子而做出伤害自己,伤害他人的事情,不然到最后,追悔莫及的那个人,可悲又可叹。

父亲执念于爷爷告发上校,一边是兄弟,一边是至亲,他徘徊于苦痛之中无法自拔。从此,父亲记恨爷爷,不再和他说话。父亲从一个有情有义之人变得胆小懦弱、疑神疑鬼,把自己困在乡下那座老宅之中,用余生赎罪。

上校的一生都在守护一个秘密——肚皮上日本女人的刺字,把他死死地订在民族的耻辱柱上。这个秘密影响着他人生中的每一次抉择,也成为他一生的执念和牵绊。上校因执念发疯,而在智力退化之后,执念消散,终得圆满。

林阿姨执着于得到上校的爱,爱而不得的她失去理智把上校告上组织,致使上校前途尽毁;当林阿姨知道上校过去的一切之后,放下心中执念,无名无份地照顾他,为他治病,为他的老母亲养老送终。

最终,林阿姨和上校一起度过一段晚年安静平淡的生活。执子之手,与子同老,林阿姨最终获得了属于自己的自由爱情。

《美国往事》中,做尽坏事的麦大,虽然实现了目标,功成名就,但是这份执念带给他的只有痛苦。他说他夺走了面条的钱,女人,甚至面条的一生,希望面条能开枪打死他。可面条其实早已原谅了他们,不能释怀的反而是他们自己。

“一生辛苦如果是一场空忙,实在太可惜”。麦大以为他夺走了面条的一切,但其实失去一切的反而是他自己。最后麦大自杀了,用跳进垃圾车的残忍方式。

《肖申克的救赎》中有一句话:“心若是牢笼,处处为牢笼,自由不在外面,而在于内心”。

蒙蔽的双眼、荒凉的内心、不信任的猜忌、好“面子”的伪装便成了一个人心中的执念。这颗心就成了这世间最坚固的牢笼。在平顺的年代,这样的执念不会产生多大的破坏力,然而,在历史洪流中某个特殊的时期,一个执念有可能会主宰一个人一生的命运。

人生海海,以爱和解。这一生,这一世,无论是爱是恨,下一辈子我们也许不会再遇见。那些逝去的,将永远无法挽回。但是所幸,人生如海浪,时起时落,无论多么艰难,总会有过去的时候。我们仍能把握当下,好好去爱身边的人。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