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读!揭秘少奋斗三十年的萧山上门女婿

“萧山区招上门女婿,本人女儿今年26岁,不能说话,现招上门女婿照顾她和我们二老,嫁妆:路虎揽胜一辆+华润中央公园房子一套,每个月生活费20000,送你父母一套房子。”

这个招婿广告得到成百千的点赞,很多评论留言“求带”“想报名”“我可以吗?”

随着电视剧《赘婿》的热播,赘婿成了热门讨论,萧山的赘婿文化可以追溯到80年代甚至更早,什么样的人家会招上门女婿?什么样的人会做上门女婿?

萧山地处钱江南岸,紧邻水乡绍兴,小作坊工业、五金,轻纺类的羽绒、织布、印染发达,成为最早富裕起来的一代人,80年代计划生育,很多都是独生子女,“好女不外嫁”,很多生女儿的家庭希望招上门女婿。

在上世纪80年代,“上门女婿”是老一辈茶余饭后的谈资,也是红娘们乐于牵的红线,那个时候做上门女婿,本地人比外地人多,也更受欢迎。

萧山东部南部发展不均,东部较富裕,南部欠发达,南部很多男青年愿意上门到东部发达地区,就出现了“上门女婿”潮,要是家中有两兄弟,肯定会有人催着其中一位去做上门女婿,一是减轻父母负担,二是跳入富贵门。

在80年代初,信息交流不畅,上门女婿还只限于口口相传,倾向在本地解决内需,后来有了做上门女婿业务的婚介所,业务红火。

萧山心连心婚姻介绍所老板说:“原来在我这里登记入册要求招赘的有2000多户,到现在还有500多户。”

萧山城厢镇拱秀路236号是心连心所在地,位于二楼东边的一个小房间,虽小但已经从业25年。

老板说,最早对男方要求相对宽容,基本人品把握,小两口能对上,就成了,后来要求最好本地人,性格脾气好,没有坏习惯。

现在上门女婿的门槛越来越高,除了以上要求,还最好有高学历、稳定职业、稳定收入。有的要倒查三代,看看有无隐性疾病,延续香火是基本要求,很多有家族企业的,想顺便招一个女婿当职业经理人。

“要求上门的东片、北片居多,基本经济条件都比较雄厚,前段时间有个办厂的过来登记,为女儿招个女婿,要求985、211大学,其他没要求,今后能为家里管理企业。”

对外地人,萧山丈母娘还是有点防备心的,据说以前有外地人入赘,说好孩子跟女方姓,结果上户口时男方偷偷把小孩名字换成了自己的姓。

无奈现在愿意入赘的本地男青年少了,萧山岳丈不得不把招婿范围拓宽,毕竟很多外地适龄男青年的条件都不错。

老板说:“来要求上门的基本是外地的,问的人也挺多。上周有个26岁的小伙,报名要求上门,大专学历,自己从事纺织行业,收入稳定。”

老板分析,一是在杭州扎根落户的经济成本比较高;二是萧山岳丈开出的条件确实优厚,“少奋斗三十年”很吸引人。

少奋斗三十年固然吸引人,现实中赘婿各有酸甜苦辣的经历,如人饮水,冷暖自知。

萧山人张张,70后,从萧山农村入赘到了下萧山,其实两家经济条件差不多,唯一区别是,女方家靠近杭州主城区。

那时候中专毕业的张张,工作是包分配的,对象也有得挑,但要么得买房子,要么就得跟爸妈住一起,可他偏偏选择了第三条路——入赘。

因为那时候感觉借10万元买房子是一件天大的事,他不想父母为难;而媳妇跟父母住一起,他觉得以自己的能力,处理不好婆媳关系,到时候吵吵闹闹,还不如不结婚。

女方家用拆迁分到的钱给两人买了套房子,装修一下,剩下的钱留给女方父母了,另外分到的两套房子都租掉了,每月租金能拿到七八千元。

他们生了两个女儿,大女儿跟老婆姓,小女儿跟老公姓。两夫妻把大的开销都用在了小孩的教育上,虽然没了房贷的压力,但一年也存不了什么钱,把希望寄托在下一代。

张张说,虽然自己是入赘,但靠踏实的工作,在家里为自己赢得了一席之地,有时候老婆还要看他的脸色呢。

钱线后,家住临浦,自幼丧父,母亲和出嫁的姐姐一家住,他一直住单位宿舍。农村老宅已成危房,单身到了29岁,经介绍认识了佳佳。

佳佳也是萧山人,家境殷实,家中开厂。第一次见面去了女方家中,女方父亲直接给出了条件,300平米的婚房,加一辆豪车,以后参与企业管理。

钱真跟佳佳处了半年,没有半点挣扎就这样“嫁”了,在2008年开上了小汽车。

婚后有了2个儿子,大儿子跟了女方姓,小儿子跟他姓,在婚后的第二年,他辞去工作,办起了服装厂,不过服装厂没挺过一年黄了。之后在老丈人的安排下,去山东的一个服装厂,管理几百号人。

虽远在山东,但门卫是姨父,财务是舅妈,出个门都有几双眼睛盯着,哪敢乱来,他兢兢业业憋了口气,全部心思放在打理厂子上。

“入赘难,特别是入赘到有钱人家更难!周边亲戚都是有钱人,逼得你要更上一层楼,不然会被取笑,正所谓家族的荣誉感,也是自己身为男人的荣誉感。”

小天是一名90后,做了“上门女婿”,在这个年龄段,做“上门女婿”是很少的。小天是萧山本地人,有个姐姐也已成家,聊起“萧山赘婿”,小天叹口气:“兄弟不用多说,一个字‘苦’。”

小天进城打工期间认识了姑娘小芸,小芸也是萧山人,家中独女,经济条件比小天家好得多。

小芸父母接纳小天,但有个条件必须“上门”,女方出房子出车子,男方只要人过来就行。小天父母一万个不同意,但经不住小天非小芸不可,两人还是结了婚,小天父母还出了18.8万元的彩礼,按他老爸的想法,不能丢面子,虽然至今心中还是个“疙瘩”。

婚后小天住进了小芸父母家,农村的三屋小楼,小夫妻平时住在三楼,父母住二楼。平时也没什么事,父母做饭,小夫妻到点吃饭,该工作的工作,该下地的下地,也算安宁。

矛盾集中爆发在前两年,小天由于身体原因辞去工作,在家里待业,开始玩起游戏。老丈人又是勤快的人,看不得闲下来,经常有意无意指责小天不工作。

萧山老底子的人是非常节俭的,从不多开一盏灯。小天说,一次房间开了4盏灯,老头子进来就关了3盏。

“我也是一时气上头,言语上有顶撞老头,这下炸开锅了,该说不该说都一并说了。”按小天讲,那时真是无地自容,好在媳妇还是维护小天的,平息了这场争吵。

但小天心里不舒服,他说其实有很多时候都在隐忍,随着女儿的出生,女儿随了女方的姓,这倒也没什么,只是在小天自己爸妈面前有点异样,本来叫外公的,改成爷爷,小孩子有4个爷爷奶奶。

去年小芸家里拆迁,分到了几套房,小夫妻也搬出去住了。小天说,分开住后才感觉到自己是男主人,名下也有属于自己的房子。当了上门女婿那么多年,小天说自己还算不错的,不管上门不上门,自己开心就行,“背后流言蜚语肯定很多,都听不见听不见!”

老周老家诸暨,家里兄弟4个,条件没得好,年轻时在萧山干活,就直接在萧山被招女婿了。

老底子招赘对小孩的名字是这样取的,比如他老婆姓沈,老周姓周,那生的小孩就跟女方姓,叫沈周×,虽不跟老周姓,但名字里也带周了,但老周似乎不在乎这些,小日子一直过得不错,是本地出了名的和谐家庭,结婚三十多年,两夫妻从来没红过脸。

这个90后招赘女婿是IT男,绍兴人,无房,上班忙,2万月薪,分1万给老婆,丈人丈母娘也对他很好,跟亲儿子一样,不会看不起他,他也比较知足,他们生了一个女儿跟女方姓的,虽然说好第二胎跟男方姓,但他们很想得通,不打算生二胎。

90后的小王做电商,年收入15万,但在杭州暂时还买不起房子,眼看过了三十大关,不得不去相亲。

第一次女方是萧山人,独生子女,大专学历,因为马上要拆迁了,所以急着找上门女婿,两人见过面,但没话聊,“女孩很高高在上,让我觉得自己很卑微。”小王说,渐渐就不联系了。

但很快,又有一个萧山招赘女孩看上他了,女方家里条件很好,还有个妹妹,但爸爸因为一次事故,只能卧床,长期住在疗养院里需要人护理。这下问题就来了,女方家里急需一个男人,起码在灯坏了的时候,还能修下灯吧。

“她家里人肯定对赘婿有期待的,感觉会过得很小心翼翼,生怕哪件事情没做好,让他们失望,那日子就很难过了。”小王说,自己很犹豫。

拥有多年办案经验的萧山公安刑侦大队城区中队长王江锋就这个招婿广告分析:“这个可以很明显地看出来是一个骗局。”

这种骗局的逻辑:其实就是利用别人的贪念、不劳而获的心理,往往上当受骗的都是一些经济相对拮据、想走捷径、社会经验比较少的人。

先是用“大饼”吸引人,在对方拨打广告上的电话或者添加微信后,以婚介机构的名义或者亲戚的名义,要求对方先缴纳保证金,之后再以各种名义要求对方交路费、场地费等各种费用。往往一次性缴费的面额不会太大,以防引起对方戒心,等到钱到手了,对方就会把联系方式拉黑。

王江锋说:“其实招上门女婿的骗局已经是老套骗局了,10多年前就有,被骗人往往损失几千块钱。但有的诈骗团伙来者不拒,甚至几百块也要骗走。近几年随着反诈宣传的普及,上当的人已经越来越少了。但也不排除有的人被骗后出于羞耻的心理,不敢报案。”

随着时代发展,赘婿也被赋予了新的视角,不再是完全被歧视的对象。几位萧山丈母娘说,主要看人,如果赘婿工资低,但人勤快,脾气好,也会被重视;如果工资低,又好吃懒做,就会被歧视!

一位当地红娘讲,现在萧山的不叫入赘了,叫两头婚,就是不娶不嫁,孩子生两个,大的姓女方的,小的姓男方,正常。我身边的两个赘婿都过得挺好的,有一个本身他家条件也不差的,又是自由恋爱,女方家太有钱了,老婆也明事理,家里长辈们也都喜欢。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