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东尼奥尼的“现代爱情三部曲”:亲密关系中的有形与无形之物

1960年,安东尼奥尼带着他的新作《奇遇》,来到戛纳电影节,一举夺下评审团大奖,并与次年收获柏林电影节金熊奖的《夜》,以及两年后提名金棕榈的《蚀》,组成了“现代爱情三部曲”。

人的情绪往往会受到环境的影响,我们在抬头看却遮住蓝天的高楼大厦之间迷失自我,又被困在卧室的几平米范围内封锁内心……环境反映着人物的心理,安东尼奥尼将人类复杂的情绪投射到了环境之上。

在他的三部曲中,人物总是漫步于各式各样的建筑之中,看似在消磨时间无所事事,实际则在空间与环境中释放心境找寻自我。

因此他的电影易解又难解,易解在于人物之间的关系脆弱得不堪一击,这几乎是明摆着的,但人与人之间总有太多无形的东西,要把无形化为有形,转化成电影中的可视化语言,又非常困难。

《奇遇》的前半个小时是如此的不知所云,一群无所事事的中产阶级者坐船来到海上旅行,停靠在某个岛屿之上,一个叫“安娜”的女人,却在一场暴风雨之后彻底从岛屿消失了。

正是她消失的那刹那,莫妮卡·维蒂所饰演的安娜的闺蜜、以及加布里埃尔饰演的男主角(安娜的男朋友)突然陷入恐慌之中(这种恐慌也延伸到了观众这里,我们一直认为的女主角安娜不见了,真正的男女主角的故事,这才开始上演。)

寻找安娜的过程中,两人爱上了彼此,但安娜像是一根根绳索,横亘在二人中间,他们不断地找寻安娜,不断地否认着相爱,又不能不承认彼此相爱。

“绳索”“门框”这些有形之物是安东尼奥尼设置的屏障,但观众心知肚明,是安娜一直阻隔着他们,安娜才是那个有形之物。

而当影片来到最后五分钟,女主角发现男主角与别的女人共度良宵,这些所有的有形之物都不再存在了,他们终于坦然地面对了彼此。

尽管此刻他们亲密无间,但没有任何东西,可以填补两人之间“无形的空缺”了。

如果说《奇遇》中横在人物之间的东西是从有形到无形,从《夜》开始,安东尼奥尼不再交代这种“有形”是如何变化的了,我们所看到的最初,让娜·莫罗和马塞洛饰演的夫妇之间,就已经是肉眼可见的脆弱关系。

丈夫和妻子谈论着在精神病院和女疯子共度良宵的话题,“出轨”这有形的背叛都不足以击碎二人,他们被更加“无形”的东西影响了。

此后人物就将心情完全投射到了建筑之上,丈夫回到家中恪守着“道德本分”,妻子则徘徊在住所边的灰暗大楼,她漫无边际地游走,走到丈夫还未成名时两人所居住的偏僻村庄。

她终于走累了,打电话给丈夫,让他来接自己回家。也是这个时候,电影中的“夜”悄然上演,他们来到了一个上流社会家庭参加聚会,在这里,两个人遇到了各自的心动之人。

这个夜晚将他们脆弱的本格暴露无疑,妻子是多么想要逃离这个家庭,但当心动的男人想要吻她,她却默默地拒绝了。

丈夫一直都是主动积极维护着婚姻的,但当心动的女人对他欲拒还迎时,他却跟上去了。

影片的最后,这个夜晚结束了,因为收到了故友去世的消息,二人来到一片空旷的高尔夫球场,讨论起彼此的关系:

“对我来说,他不仅是朋友,他让我相信,无论如何,过去的我比现在要聪明得多。”

“那时他日复一日地想劝我去学习,但我对此毫无兴趣,我只在乎我自己的问题,他的坚持快要让我抓狂了,就这样我开始讨厌他。他从来不谈自己,嘴里念的总是我,只有我,但我从来都不懂,我很少考虑自己的问题,年轻时的我们多么愚蠢啊,我无法想象一切有了结束的一天。”

“而你呢?你只会谈论你自己,这对过去的我来说是多么新鲜,我为此欣喜若狂,甚至认为世界上没有比此更美好的东西了,因为我爱你,我爱你,而不是他,所以他的感情让我愤怒,却让你心满意足。这一切难道不是真的吗?”

“我感觉自己快要死掉了,因为我不再爱你了,我好绝望,真希望我已经老了,希望对你的奉献已经到了尽头,希望自己不复存在,因为我不能再爱你。”

妻子给丈夫读了一封甜蜜的情书,丈夫听完问妻子,这是谁写的。妻子面无表情地说:“是你”。

横亘在他们之间“无形之物”,依然存在着,没有人能给予他们解答,只有他们自己能。

比起《奇遇》和《夜》,《蚀》将“形而上”做到了极致,观众连“无形之物”都很难捕捉到了。

阿兰·德龙与莫妮卡·维蒂饰演的男女主一直在见面,我们很难说清楚这是爱还是什么,但两人总是想要见到对方。(安东尼奥尼设置了很多障碍隔开两人,例如围栏、玻璃等)

环境对二人影响巨大,在房间之外的时候,他们总是一副不安的样子,他们争吵,犹豫,经历多次你来我往的言语对话。

观众期待着如此不安的两个人之间会发生什么戏剧冲突,但可怕的是他们之间什么矛盾都没发生,只有数不尽的温情时刻,以及每次温存结束后,面无表情的绝望脸庞。(ps:安东尼奥尼把这些时刻拍得非常抽搐,以展示这段关系的不正常)

评论普遍认为,安东尼奥尼在电影中呈现的,是一种笼罩在战争阴影下的人物关系,他们生活在动荡不安之中,即使风吹草动也能变得神经兮兮。

但安东尼奥尼没有交代男女主角去向何方,也没有解释任何事,而是把这个疑问留了下来,让观众自己去感受,这两人的“无形之物”究竟是什么。

电影的最后十分钟用镜头语言交代了,他们之间的无形之物究竟是什么,安东尼奥尼拍摄了城市中无数个面无表情的人和空荡荡的建筑、街道,这所有一切都是恐惧。

从疏离走向亲密,从有形的阻隔来到无形的恐惧,这就是安东尼奥尼的“现代爱情三部曲”。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